中文 |  English |  繁体
关于中鸿信
  • 中鸿信2020春拍征集现已全面开启!


    征集范围:中国书画、古董珍玩、青铜佛像、国石篆刻、明清家具、古籍善本、名人书札等。

    截止时间:2020年7月1日


  • 0
公司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中鸿信2016春拍丨和光吉相——佛教艺术专场(二)

时间:2016-05-12   发布者:中鸿信   浏览次数:1494次   下载:

近几年,金铜佛造像配件铜炉艺术板块市场异常火爆,国内外各大拍卖公司纷纷相继推出金铜佛造像、铜炉专场,主要以明清板块艺术品为主,市场不断的推陈出新,出现了很多新奇稀有、品级极高的艺术品,并挖掘其内在的文化及收藏价值。受广大藏家和爱好者的支持,此次中鸿信2016春拍首次推出:“和光吉相——佛教艺术专场”,精心遴选金铜佛像、铜炉等佛教艺术品,其种类繁多,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工艺精湛,可谓包罗万象,为广大佛造像、铜炉收藏家和爱好者呈献一场精神和文化的盛宴。



清代佛造像


清代统治者崇重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在北京的传播和影响很大,宫廷专门设立造办处制作佛像。藏传佛教造像在清代进入高峰期,精细制作,造型丰富,而汉式佛像造像日渐式微,清代佛教造像以宫廷、藏传地区的佛教造像为主。

清代宫廷造像:清代宫廷造像遗存较多,主要集中在康熙、乾隆两朝,吸收了藏传佛教造像的特点,工艺精湛,造型美观,代表了清代内地藏传佛教造像的最高水平。康熙年间制作的佛像,面相庄严,五官匀称,比例适中,注重写实,形象生动;乾隆年间制作的佛像,脸型偏方,面向饱满。呈俯视状,鼻子呈三角形,有些生硬,嘴唇短而略厚。

清康熙 御制铜鎏金四臂观音像

H:34.5cm

备注:附带旧木莲花底托

来源:1.日本藏家旧藏

2.2013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秋季拍卖会,缘识妙像—金铜佛造像精品专场,lot5514.

参阅:1.参考: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铜镀金四臂观音像,高73厘米, 见:故宫博物院编,《清宫藏传佛教文物》图51,紫禁城出版社1998年。

 2.北京故宫博物院旧藏18世纪四臂观世音菩萨唐卡

 3.《中国历代佛像收藏品鉴赏》,李飞著,浙江摄影出版社,2008年4月1日第一版,页187.

 4.《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藏传佛教造像》,主编:王家鹏,出版社: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出版时间:2003.12.01,页237,图226.


此尊铜鎏金四臂观音造像整体风格与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的一尊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铜镀金四臂观音像极其相似,不仅造型宽大、气势恢宏,而且手法写实、工艺精湛,展现出清康熙宫廷造像鲜明特点。此作四臂观音附带六边形旧木底座,底座六面缠枝花卉和莲瓣纹装饰,做工精致严谨,纹饰流畅自然,配以佛像之下,更彰显四臂观音之皇家气息。

(局部图1)

清代宫廷造像始于康熙时期。康熙皇帝虽然不像其后的雍正和乾隆皇帝那样崇信藏传佛教,但对藏传佛教也持保护和尊重态度,在位六十年为藏传佛教做出了许多贡献和功德,如册封五世班禅大师,在北京和承德等地兴建玛哈噶喇庙、永慕寺、资福院、溥仁寺、溥善寺等喇嘛寺庙,特别是在皇宫内设立“中正殿念经处”,率先将藏传佛教引进了宫廷。“中正殿念经处”负责为皇家念经祈福,同时也是一个最早造办佛像的机构。


(局部图2)

康熙宫廷造像继承明代宫廷造像遗风,同时也开启了时代新风尚,佛像造型规范,气势恢弘,工艺精细,形象生动写实,与其后的雍正和乾隆宫廷造像有着明显的区别。目前遗存下来的造像实物不少,但带有纪年铭文的造像发现不到十尊,大多是没有纪年铭文的造像。纪年铭文向来成为人们鉴别宫廷造像的唯一标准,但这一标准不能用于康熙宫廷造像,因为康熙宫廷造像尚未形成刻款的统一形式和要求,现在发现的纪年造像皆为具体干支纪年,而且形式亦不统一,充分说明它们是出自康熙皇帝具体原因和目的下的特殊产物,不具备普遍和代表性意义。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为数不多的纪年造像为我们了解和鉴别康熙宫廷造像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标本。

这尊四臂观音像在造型样式、装饰风范、表现手法、工艺技术等方面完全符合康熙宫廷造像特点,特别是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铜镀金四臂观音像神貌极其相似,显示了康熙宫廷造像精致典雅、富丽堂皇的皇家艺术风范。

清康熙 铜鎏金 四臂观音菩萨坐像

H:7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18世纪 四臂观世音菩萨唐卡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清乾隆 铜鎏金嵌料填珐琅八吉祥一套

H:33cm

款识:双方框『乾隆年制』四字二行楷书刻款

来源:1.1980年代购于旧金山

2.2015年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春季拍卖会,观佛三昧—中国佛教艺术专场,lot3018.

鎏金铜八吉祥一套,座下封底,双方框内阴刻楷书「乾隆年制」四字二行款。底座边饰覆莲瓣纹一周,其上安插阴刻缠枝莲纹宝瓶,瓶口高升莲花一茎,茎侧西番莲叶对称翻卷,莲花内嵌料以为花蕊,中心设方形孔,以备插设并固定八吉祥之用。八吉祥均以鎏金铜铸就,按装饰需要分别内填珐琅,与莲花托座之嵌料装饰相互映衬,色彩鲜艳,风格华丽,为清代乾隆朝宫廷供佛器物,成套保存,殊为不易。


(局部)

《清档》记载,乾隆二十四年「闰六月...十七日:郎中白世秀、员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着画五供,六供,七供,八供,并七珍,八宝样呈进,发往粤海关做珐琅的。钦此。」「闰六月十八日……传旨:着照交出供器俱各画样,再将五供养,七供,七珍,八宝亦画样呈览……再令舒善传与尤拔士亦照各样烧造珐琅的成对的一二对,成分的一二分……」乾隆二十五年「八月初八日:郎中白世秀、员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着传尤拔士,嗣后烧造七珍,八宝,八吉祥,八供,五供养等,俱各刻款。钦此。」

清中期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宝冠形佛龛(附带雍正风格铜鎏金佛像一件

H:39.8cm H:10.4cm

来源: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

随着清代藏传佛教的盛传,以满足内廷日常生活、皇家寺庙和宫廷园囿等各个方面的使用,佛事活动的佛堂供器需求量也很大,尤其是乾隆时期,各种样式的小型供龛则千奇百样,不一而同。乾隆时期,承做供龛的事项主要记录在《活计文件》的“金玉作”、“匣裱作”、“油木作”、“广木作”、“珐琅作”及“如意馆”等档案中,由此可见,佛龛的材质多样,其中必有掐丝珐琅一类。如此件掐丝珐琅佛龛即为一例。

掐丝珐琅工艺兼具金工、焊工、画工、釉料烧制与艺术的高度技巧结合,使掐丝珐琅器具有黄金和宝石般的豪华和瑰丽的显著特点。因其制作工艺复杂,釉料配制和烧造技术难度大,生产成本高等诸原因,故唯皇室和达官显贵所拥有。流传民间者,可谓凤毛麟角。此件御制铜胎掐丝珐琅佛龛,制作精细华美,体现出清中期期富丽堂皇的宫廷艺术特点,并且成套保存,十分难得。



铜炉


铜炉,焚香之器具。与花瓶、烛台一齐供养于佛前,为比丘十八物之一。是中国古代铜器一个独特的品种,这些铜制的炉基本上都是实用器具。和其他中国古代实用器一样,古代铜炉同时也是艺术品,并且深深地刻上了传统吉祥文化的烙印。

中国香文化渊源长流,可追溯至夏朝,古人行祭祀大礼前均须“焚香沐浴”,而伴随香文化发展,焚香用炉,炉文化亦随其翻生,取炉焚香其来有自。因宣德炉型制经典,宣德三年至今,未曾间断,后世仿造之风盛行,其后铜质皆不相同,清代承袭明朝器制仪规,雍正、乾隆达到高峰,大量仿制宣德铜礼器,使用先行铸造,后修打磨的工艺技术,挺拔典雅,规格化一。

时下,铜炉成了一个的收藏热点,加之金铜佛像在海内外市场上的火爆,铜炉的收藏前景可以说十分乐观。

清乾隆/雍正 铜官铸蚰耳炉

D:17.4cm

款识:『大明宣德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备注:重约4500克

史料记载,真正的宣德炉实际只铸造了两千余座,而传世宣炉多为后人仿造,其中以清早期仿制最为精美。当时的宫廷或是民间匠人,为了更好的还原宣炉的真实面貌,在铜料中加入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冶炼次数达到几十次之多,甚至于款识的写法也保留原始状态,使得绝大多数的早期清仿作品都能达到原始宣炉的艺术水平,都能作到以仿乱真。


(底款局部图)

《易·系辞》云:“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因此,古代不论帝王、文人皆喜爱之蚰耳炉为宣炉中最具代表性的款式,其型婉转圆融,久观不厌,寓意绝佳,据记载,明宣宗爱之弥笃,置于书房为伴。也正因此,后世仿制者甚多。本品便是后世清乾隆、雍正时期的一件典型的官铸蚰耳炉。


(蚰龙耳局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