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繁体
关于中鸿信
  • 中鸿信2020春拍征集现已全面开启!


    征集范围:中国书画、古董珍玩、青铜佛像、国石篆刻、明清家具、古籍善本、名人书札等。

    截止时间:2020年7月1日


  • 0
公司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中鸿信2016春拍丨“中国古董珍玩专场”精品瓷器(一)

时间:2016-07-11   发布者:中鸿信   浏览次数:1352次   下载:

中鸿信2016春季拍卖会将继续推出中国古董珍玩专场是次专场涵盖瓷器、玉器、杂项、家具、佛像等艺术门类精品,可谓包罗万象,不乏精品。相信会为广大藏家和爱好者呈现一场意义非凡的艺术盛宴。


清康熙 御窑青花仿永乐折枝月季斗笠碗

D:20cm

参阅: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永乐青花折枝月季纹碗

康熙一朝六十余载,所生产的瓷器种类繁多,更是在徐廷弼、李延禧、臧应选、车尔德以及郎廷极等历任督陶官的专注下,使得御窑瓷器不仅有所创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而在摹古方面也有具有极高的艺术造诣。尤其是对于明初官窑制品的仿制,有些丝毫不逊于现代的仿制水平。

康熙时期的摹古作品,不仅是简单的追求形似,对于器物的韵味把握更是惟妙惟肖,几可乱真。康熙五十四年江西按察使刘廷玑在其所著《在园杂志》中说的:“郎窑仿古暗合,与真无二;其摹成、宣釉水颜色,桔皮棕眼,款字酷肖,极难辨识。”

永乐、宣德两朝是明代制瓷业第一个巅峰时期,由于朝廷重视海外贸易,多次派遣郑和出使,从而使得中国的制瓷业,再次与域外文化联手。其中最于陶瓷影响最大的主要的就是从波斯地区带来的“苏麻离”青花钴料。因为这种矿土具有高铁低锰的特性,从而使得这个时期的青花瓷器会出现类似中国传统水墨画中式的渲染效果。

清康熙 御窑青花仿永乐折枝月季斗笠碗(局部图)

自永乐青花大放异彩之后,宣德官窑青花瓷器在艺术风格上继续沿袭,使得永宣两朝的30余年里烧造的青花瓷,在青花瓷烧造历史上堪称稀世珍品。明代王士懋在《窥天外乘》中赞叹:“永乐、宣德内府烧造,迄今为贵。”而其颇具异域风格的造型、浓重明艳的发色、超凡脱俗的纹饰,更是被后人赞誉为“发旷古之未有,开一代之奇葩”。康熙皇帝也敏锐的察觉到永、宣青花钴料的这种特性,在进行仿制的时候,也同样要求画师刻意模仿那种青料浓艳而流淌的艺术效果,使其更为神形兼备。

永乐缠枝花斗笠碗

国家博物馆藏

仿永乐青花花卉斗笠碗,碗撇口、斜壁、圈足釉底,无款。整器成倒置的尖顶斗笠形。胎体轻盈,釉质细腻,釉面晶莹肥润。经过查考,此件器物的制作母本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康熙御窑的摹古制品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上皆以永乐时期原型为制作蓝本。碗外壁绘缠枝牡丹四朵,分作两株。线条疏朗,笔法流畅。可以清晰看出描绘青花时,用反复点染描摹追求明早“苏麻离青”色调。

按照清代官窑纹饰的布局,一般情况下二方连续的纹饰在覆视时应该采用对称式排列,即鉴定学中的“十字对称”布局。但是这件斗笠碗外壁所绘制的四朵花卉并没有按照一般官窑作“十字”状对称。两朵花头很明显距离过于相近,让观者误以为是当时工匠不细致、不用心所导致的残次品。

庆幸的是,被仿制的母本今日得以完整的保存下来,为考证康熙御窑仿制工艺提供了参考依据。通过与馆藏永乐缠枝斗笠碗原器进行比对发现,永乐斗笠碗的花头就是不对称的,同样是两朵紧贴,相互依偎。可以说,这件康熙御窑烧制的仿古的作品不仅是有意烧制的“无款”类纯摹古制品,还是对于原物一比一复制的忠实写照。

清康熙 御窑青花仿永乐折枝月季斗笠碗花头不对称

国家博物馆藏永乐斗笠碗同样不对称

据笔者查考,除了这种无款花卉斗笠碗外,康熙皇帝还授意景德镇烧制过为数不多落有本朝款识的同类缠枝花卉斗笠碗,其花头也同样有着不对称的特征。

香港天民楼藏康熙款仿永乐斗笠碗

仿制自古有之,每个时代的追摹者都会在传承中体会前人所要表达的艺术夙求,通过自己的理解加以提炼,获得技艺上的提高,使得中国艺术之路生生不息,薪火相传。


明正统 青花双凤牡丹图纹罐(角度一)

H:36.3cm

参阅:故宫博物馆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上),P176.

“凤凰牡丹”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之一,也是征兆吉祥的雕刻和民间年画题材。自唐代以来,牡丹颇受世人喜爱,被视为繁荣昌盛、美好幸福的象征。宋时被称为“富贵之花”。故成为瓷器上的流行装饰。《诗经·大雅·卷阿》:“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丹凤为鸾的一种,首与翼皆赤。《禽经》:“鸾,首翼赤曰丹凤。”凤,传说为鸟中之王,寓有完美、吉祥、前途光明的含意。

本品造型端庄,雄健饱满,气势恢宏。“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是明代工艺的一大特征。若以此观之,本品之装饰则是绝佳注解。其绘以双凤以及洞石牡丹等,可谓富贵长寿,吉祥之致。其占据最大画面的装饰为“凤求凰”图,因传说秦穆公的女儿爱上了吹萧的萧郎而嫁萧为妻,后来萧郎吹萧做凤鸣声,引来凰至,夫妇二人则乘凤凰而成仙,后人对这个故事进行描述,绘制图案,寓意对爱情的忠贞,夫妻和美,本品所绘凤凰尊贵华丽,气韵生动。

青花双凤牡丹图纹罐(角度二)

明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正是明代瓷器史上所谓的“空白期”,官窑瓷器至为罕见。民间亦禁止私烧瓷器,因此传世甚少。本件青花大罐造型、纹饰、发色均体现典型之空白期特点,是为此时期瓷器难得一见的代表佳作。本器唇口,短直颈,丰肩鼓腹,腹下渐收至底,近足处外撇,足边斜削,平底无釉。造型丰腴挺拔,雄健稳重,富于美感。本品则为明仿元青花大罐经典造型,气息古朴雄浑,口沿绘以一周卷草纹,肩部装饰一周缠枝莲纹,罐身主题纹饰凤凰牡丹纹,胫部则为仰莲纹。布局繁密而有序,笔意酣畅洒脱,所绘牡丹饱满硕大,仰俯有致,风姿典雅,青花明亮妍翠。画面运笔流畅,沿袭明早期一笔勾勒绘法,中锋运笔所绘凤凰和牡丹纹饰又有独到之处,显示出高超的绘画水平,飘逸感强烈,绘画风格及纹饰均为明代空白期样式。



青花双凤牡丹图纹罐(角度三)

青花以青料呈色,正统时期改变了永宣时期单一采用“苏麻离青”进口青料的做法,而是加入了国产青料,成化时期也是较多掺入了国产青料,故其青花发色蓝中泛灰、深沉幽暗,色料厚处少见黑色斑点,色泽介于永宣之间。从孔雀、牡丹及缠枝花卉等花纹绘法及风格、花纹布局、用笔特征等方面来看,当为明代正统时期烧制而成。此件青花大罐器形硕大,纹饰描绘生动,敷色自然,器物完整,品相较好,为正统时期青花中鲜见,实属难得。


清嘉庆 粉彩八仙图罐(角度一)

H:19cm

    款识:“大清嘉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来源:欧洲回流

参阅: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2015年春季拍卖会中国宫廷御制艺术精品,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Lot3257:“清嘉庆 粉彩八仙图罐 ”,成交价:100万港币.

清嘉庆年间生产的瓷器,其制瓷工艺完全继承了乾隆朝的风格,除创作意识形态没有变化外,原料配制、制坯手段、画瓷用彩豆遵循旧习,各方面的技巧都十分熟练,皇宫使用的黄釉或黄釉绿彩的生活用瓷等,从造型到釉彩,不看铭款很难与乾隆器区分开。在各式瓷器中,五彩、斗彩、粉彩均追求色调浓厚,画面很满,图样花纹繁缛堆砌,营造一种富丽堂皇的装饰色彩。

清嘉庆 粉彩八仙图罐(角度二)

此件清嘉庆粉彩八仙图罐,敛口,溜肩,器型丰满,底承圈足,下配有铜鎏金錾刻缠枝花卉镂空底座,华丽精美。罐底矾红彩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为嘉庆官窑烧造。罐身瓷胎细腻白皙,釉面莹润,口沿及颈部描金一圈,口沿外饰蓝彩回纹一周,颈部及底部饰如意纹一圈,纹饰规整严谨,设色清新淡雅,营造一种富丽堂皇的装饰色彩。通体粉彩通景绘八仙祝寿图意,寿星骑于仙鹤之上,仕女捧桃、携琼浆乘槎而来,八仙神采奕奕,一派琼楼仙境之美景。纹饰寓意吉祥,布局繁密,绘画精湛,色彩富贵华丽,品相完好,实为难得,为嘉庆皇帝做寿之精品。

清嘉庆 粉彩八仙图罐(角度三)

八仙是指八位传说中的道教神仙,即汉钟离、吕洞宾、李铁拐、曹国舅、蓝采和、张果老、韩湘子、何仙姑,习称八仙纹或八仙图。这种题材盛行于明代中期、尤以嘉靖、万历两朝为甚,清代沿袭该习俗,在工艺品上亦多以此纹为装饰。因帝王和上层社会倡行道教,所以八仙纹流行于宫廷与民间,有八仙过海八仙祝寿八仙捧寿等图样。从清康熙朝始盛,并流行于整个清代。

清嘉庆 粉彩八仙图罐(底款)

这种道释相融的图像变现方式,一方面体现了道教在明末的衰落势头及清代朝野的重佛抑道趋势。清代满州贵族兴起于关外,入关之前已信奉藏传佛教,入关后重视利用儒学治国,对道教虽仍予以保护,但远不及明朝那样尊崇。清初顺治、康熙、雍正三朝及皇帝本人对道家思想和道教方术兴趣浓厚,依明朝旧例封赠正一真人,令其掌管天下道教。乾嘉两朝则宫廷与道教的关系渐趋冷淡。另一方面则体现出清代中国社会儒、道、释三教合流的大趋势。大清天子成为各个宗教和民族的共同领袖,不同宗教图像的美好庇佑之意均为帝王所融汇协和。


明正统 青花海浪纹盘(角度一)

D:15cm

参阅:1.《景德镇出土元明官窑瓷器》,文物出版社,1999年,页272,图276、277;页274,图281.

  2.2010年5月13日-15日,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2010春季艺术品拍卖会,瓷器工艺品专场,lot0847,明正统青花海水波浪纹盘,成交价:39.2万人民币。

根据《明英宗实录》正统六年(1441)五月乙亥条、《明史·食货志》,以及明人郭子章《豫章大事记》和王宗沐《江西大志·陶书》,其中都有正统、景泰、天顺三朝令景德镇为宫廷烧造瓷器的记载。宣德时官窑定量甚丰,故直至宣德帝卒,官窑并未完成其宫廷定量。正统朝紧随宣德,延续烧造宣德官窑直至完成。这项工程几乎用去了正统一朝全部的时间。正统朝是否有属於本朝的官窑瓷器,一直是一个迷。历史上称该时期为空白期。

明正统 青花海浪纹盘(角度二)

而此盘应为正统朝完成宣窑烧造任务后,本朝所定烧的官窑例证。其胎土细腻、盘型考究,侈口,浅弧壁,圈足微敛。足部露胎处与釉的连接部份有两道浅黄线,自然,古朴。其型制具备典型的明初宣窑宫盘风格与制式。其纹饰甚为独特,个性鲜明。内口沿线绘席草纹一周。盘心及外壁以青花“兰反白”的形式绘海水纹,色泽浓艳,凝重且立体感强。其所突出的海浪纹汹涌澎湃,气势如潮。它的准确定代应归功於景德镇陶瓷研究所。相同作品曾於1988年出土在景德镇珠山西墙的正统地层,後被研究认定为正统时期的青花官窑代表作,同时出土的还有高足碗及大碗均作相同纹饰。

明正统 青花海浪纹盘(角度三)

此盘无疑是博物馆稀缺的收藏品种,是系统收藏明代官窑所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对空白期——正统一朝官窑的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